天色阴沉,冷风吹得骑在马上的五人衣袍呼呼作响。

    五人下马,看着眼前树木枯黄、土壤灰黑、听不见鸟叫,看不见一点绿色的广袤森林面色都不怎么好看。

    这种只要是正常人都察觉到了眼前这座森林不对劲,像生病了一样。

    “能绕路吗?”

    叶芙妮看着眼前死气沉沉的森林,突然开口道。

    “绕路,绕不开的!”

    “从这座森林穿过去,我们只需再走一个星期的路程,顺利的话就能达到北方威伦斯镇。”

    “但如果从这里绕路,我们最少还需要走上一个半月左右的路程...”

    “你们觉得呢?”枯萎森林

    杰洛特摇了摇头,问向身旁几人。

    杰洛特话音落下,几人都没了声音,多走一个半月的路程,确实太久了。

    “我们穿过这座森林需要多长时间?”

    哥顿皱眉问道。

    “大概需要六天到七天时间,这是我们十几年前那次路过这座森林时所需要的时间。”

    “现在恐怕只多不少。”

    杰洛特平静道。

    绕路和不绕路整整相差了一个月的路程。

    只要不傻都知道怎么选。

    但是,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森林环保、森林是星球之肺的说法。

    在这个世界,森林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一些远行的商队、旅人、在赶路时,能避开森林都尽量避开森林。

    就是因为遮天蔽日的繁茂森林内能出现、能藏着各种怪物。

    越是大森林就越恐怖,里面什么东西都可能出现。

    眼前这片广袤森林几乎是哥顿前所未见的,绕路需要骑马绕上一个多月,就可想而知。

    平时森林中都很可能出现各种怪物,现在这样一座看着很不对劲的森林。

    根本不用猜就知道里面肯定蕴藏着很多危险和麻烦。

    “这么样?”

    杰洛特抬头看了看天,开口问道。

    这种事情,肯定要征求所有在场人的同意。

    但说是所有人,其实就是问哥顿。

    五人中,希娜肯定是以老师杰洛特为准,而特丝莉这段时间以来和杰洛特的关系一直都在升温,肯定以自己情郎为主。

    叶芙妮和哥顿这俩个,叶芙妮虽然实力强大、外表高冷。

    但实际却事事都以比她小的多的哥顿为主。

    基本这一路上的事,都是杰洛特和哥顿在做决定。

    “那就走吧。”

    “以我们几人实力,只要不主动招惹麻烦,相信一些怪物不会轻易来招惹我们。”

    “多出一个月的路程实在太长了。”

    “再不好好泡个热水澡了,叶芙妮都不敢和我亲热了。”

    哥顿笑道。

    他这一开口,立刻让其他几人都笑了起来。

    叶芙妮紫色美眸瞥了哥顿一眼,轻哼一声,没说话。

    特丝莉立刻深有同感的笑道:“杰洛特你听见了吧,到达达威伦斯镇之前,除非你再洗一次澡,否则别想再和我亲热。”

    说起洗澡,杰洛特和哥顿都哆嗦了下。

    一个月前,五人从费雷镇采购大批物资离开后,为避免麻烦就再也没进过城镇或是村庄中。

    一路靠着买来的物资,然后在路上捕杀的一些动物作为食物,就这么一直走到了这里。

    这其中,哥顿和杰洛特一共洗过两次冷水澡,不,是冰水澡。

    要是只有哥顿杰洛特希娜三人时,他们这一个月都不会洗一次澡。

    但为了和自己女人亲热,还是硬着头皮两次冲进的结冰的河流中。

    尽管身体比正常人强了数倍,但那冰寒刺骨的感受却是让哥顿和杰洛特印象无比深刻。

    这不,听特丝莉一提起,俩人就不由想起了在寒风禀然的野外洗冰水澡的刺激。

    “我倒是想洗,但你总得给我找条河啊...”

    杰洛特无奈道。

    “走吧,我看这天气快下雪了。”

    哥顿笑道。

    队伍因为眼前森林的沉闷气氛顿消,马上又轻快了起来。

    五人五马开始向眼前的枯萎森林进发。

    这样的原始森林肯定没路的,也没办法骑马。

    哥顿和杰洛特走在最前面带路开路,希娜牵马走在中间,叶芙妮和特丝莉则走在队伍后面。

    特丝莉手臂上的伤势早就好了,作为法术偏向治疗的女术士,特丝莉的存在就是小队伍最好的安全保障。

    走进森幽的大森林,众人立刻感受到一股令人不舒服的腐朽、腐败的气息传来。

    几匹马有些不安打着响鼻,撅着蹄子,希娜马上轻声安抚。

    好在希娜身具异能,几匹马也见过了不少场面,很快被安抚了下来。

    离开森林边缘,五人小队渐渐向森林深处行去。

    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天色变得昏暗阴沉。

    脚下的土壤是黑色的,枯萎、腐败让地面上杂草荆棘早就死绝了。

    越往深处走,才发现这森林病的不轻。

    很多树木长得有些畸形了,地面上盘根错节。

    还有很多树木枝干上面长满了人头大小类似黑色肿瘤一样的丑陋东西。

    这些长在大树枝干上的黑色肿瘤,有些还没破裂,有些则已经破裂开来,流出了黑色脓汁。

    黑色粘稠状脓汁散发出淡淡的腐臭味道。

    似乎这空气中的腐烂味道,就是这些丑陋的黑色肿瘤散发出来的。

    五人缓缓在这森林中走着,气氛不知不觉沉默了下来。

    就在这时,杰洛特脚步猛然停了下来。

    哥顿马上问道:“怎么了?”

    杰洛特转头看着哥顿皱眉:“你没看到吗?”

    哥顿反问:“你看到了什么?”

    看哥顿面色认真,杰洛特摇了摇头:“算了,可能是我看错了。”

    哥顿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这里空气会让人产生轻微的致幻效果,都小心点,看到什么记得第一时间说出来。”

    这时,叶芙妮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难怪了...”

    杰洛特摇了摇头。

    “原来是幻觉,我刚刚也好像看到一个人!”

    希娜这时也开口道。

    “我们在这森林内走了有一个小时了,休息下吧!”

    哥顿掏出身上怀表看了眼,开口说道。

    “呼...终于可以休息了。”

    “这些马有些不安,我们一会要点支火把吗?”

    哥顿话音一落,希娜马上高兴道。

    “点一支吧,这里实在太压抑了。”

    特丝莉这时走上前来开口道。

    “那我来点个火堆,先吃点东西再走吧,马也有些饿了。”

    希娜说着将马缰绳交给了特丝莉,去周围捡柴火,哥顿帮忙。

    很快,一个小火堆便在一株高大树干脚下燃烧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无比的脚突然从天而降,猛然将希娜刚升起的火堆踩了个稀巴烂!

    众人惊恐后退,马匹嘶鸣乱叫!

    哥顿猛然一把抽出背上钢剑,却被一旁的杰洛特死死拉住急声道:

    “哥顿,别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