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眼看书 >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免费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爱,不仅仅是爱情

第九十二章爱,不仅仅是爱情

    

    司马龙和阿九体检合格后,通过抽取静脉血液作组织相容性抗原(hla)分型检查,再与唐诗诗的hla作了初步匹配分析,但十分遗憾的是两人均不能匹配。

    “司马先生,你已经尽其所能了。”李医师安慰道,“你不要难过,根据目前的病情,我想就算真找不到相匹配的造血干细胞,通过化疗和中医调理,也许真的会出现奇迹,就像你们的爱一样的奇迹!小伙子,好样的……”

    “谢谢李教授。”司马龙说,“李教授,我想成为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李医生和阿九都怔了一下。李医生十分严肃地说:“司马先生,这个你可要考虑清楚,不能一时冲动,我给你一天时间的考虑,好好想想。。”

    “李教授,我决不是一时冲动。这些天来,我在医院看到一个个患者那憔悴、痛苦,而又对生命充满无限渴望的脸,还有和诗诗同病房的小豆豆,他太可爱了……我作为一个健康人,医院的所见所闻,让我对生命有了新的思考。我觉得我不能袖手旁观,我应该尽自己的可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说实话,就算不是因为诗诗,我也愿意做一名捐献者。”

    小豆豆患的也是粒细胞白血病。他来自天津本地,家庭条件一般。父母俩辛辛苦苦积挣点钱买了套不到一百平方米的新房,可住进去不到一年,小豆豆就发病。小豆豆很懂事,怕父母化钱,坚持不住院治疗,一边听药一边上学,直到二个月前,在学校昏倒过去……在医院小豆豆表现得非常坚强,每次做完化疗,他从没流露出苦痛的模样,而是唱起歌或者朗诵古诗逗妈妈开心。唐诗诗住院的第一天,小豆豆跑过来说:“阿姨,您别害怕,李伯伯会治疗您的病的。孙阿姨就是李伯伯给她治好的,昨天刚出院。”

    司马龙心想要是他的hla能与小豆豆匹配该多好啊!

    阿九见司马龙能作出这般决定,激动地说:“李教授,我也愿意捐献!”

    李医师惊呆了,但马上转过神来,握着司马龙和阿九的手,说:“我代表全国几百万白血病患者向你们表示衷心地感谢!”

    目前中国有四百万左右的白血病患者,发病率为3-5人/10万。每年以三到四万的速度增长。病人中,大多数年龄在三十岁以下,其中十五岁以下的儿童占比50%以上。

    其实,李医师在看到司马龙的检验报告就凭记忆知道他与小豆豆是相匹配的,但作为医生他不能“误导”司马龙为小豆豆捐献,因为这有严格规定的。尽管现在司马龙自愿捐献,他也不能马上实情告之,而且就算通过技术比对,确认匹配后,也要慎重考虑,因为原则上医生要对捐献与患者都保密。即捐献者不知患者是谁,患者不知道捐献者是谁。于是,李医院再次要求他能慎重考虑。当他们义无反顾地表示自愿后,李医师便带他们到捐献中心,填写捐献协议与相关保密规定。很快司马龙与阿九的造血干细胞数据进入国家造血干细胞资料库。

    “见到小豆豆和他妈妈,你们千万别提捐献的事。”李医师再次提醒司马龙和阿九。

    病房里,唐诗诗和小豆豆刚做好化疗回来。瘦得令人心疼的小豆豆躺在床上。他看到妈妈伤心的样子,笑道:“妈妈,您昨天教我的那首唐诗,我会背了――”

    妈妈摇摇头,说:“你太累了,先休息一会儿再背吧。”

    小豆豆说:“那好吧,妈妈您也累了,和我一起睡……”

    妈妈笑了,躺下来,紧紧抱住儿子。不一会儿,小豆豆睡着了。而妈妈怎么也睡不着,泪水又从她苍白瘦削的脸颊流下来……流下来……

    唐诗诗侧身躺在床上,看到这一幕鼻子一酸,含泪合上眼。这时,豆豆妈妈小心地抽回手,坐起身子,劝慰道:“妹子,别难过,你的情况就算找不到配对,也会好的。”

    唐诗诗惨然一笑,也坐起身子,说:“谢谢舒姐,我倒没什么,我是替小豆豆着急,难道……”

    豆豆妈妈强打起精神,说:“豆豆就是太懂事……他好像知道他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昨天,我们去公园里散步,他说妈妈,您在这里这样陪着我又化钱又劳累,不如您陪我去旅游,让我天南海北地看个够、玩个够……其实,他哪里是想去旅游,他是担心他爸爸一个人挣钱太辛苦了……”说到这里,豆豆妈妈哽咽了,再也说不下去了。

    “舒姐,你别担心。”司马龙刚好进来,说,“接下来小豆豆治病的钱,我来负责!你千万别放弃治疗……相信小豆豆一定会有救的。”

    “对,舒姐,听阿龙的。”唐诗诗忙说。

    司马龙又说:“舒姐,说不准,明天小豆豆就能找到配对的。”

    豆豆妈站起来,长长地舒了口气说:“愿你们金口,明天真能找到……至于小豆豆治病的钱,我们家里卖掉房子也无所谓了……”

    司马龙说:“舒姐,我是认真的,从明天起小豆豆的治疗费全记在我们帐上。”

    豆豆妈妈摆摆手,说:“司马先生,我知道你家是大老板,但你还是给我一点自尊吧,否则,我们真的只好转院了。”

    “好……我收回我的话……只要让小豆豆继续治疗。”

    豆豆妈妈终于笑了:“还不快安慰安慰女朋友?!”

    司马龙走到唐诗诗床前,说:“相信自己,让病魔害怕你!”

    唐诗诗久久地凝视着司马龙,双眼泪光闪烁……

    晚上回到宾馆,阿九说:“兄弟,你今天是太冲动了!”司马龙笑道:“你也不是和我一样冲动了吗?”阿九说:“我不是冲动,我是被你感动。现在想起来,我后悔了,我应该叫你‘暂停’!”

    “什么意思?”司马龙揶揄道,“你当是武术比赛吗――‘暂停’……”

    阿九说:“兄弟,你在冲动之前,怎么就没为你媳妇想想?”

    司马龙说:“就是因为替媳妇想,才这样做!”

    阿九急了:“是你听不清楚,还是我没讲清楚?好,我再解释一遍,我的意思就是如果明天有人正好需要你去做配对,而且又不在这里的医院――那怎么办?怎么办?”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司马龙打断他的话,说,“如果真这么凑巧,那不就达到捐献的目的了吗?”

    “你是不明白!如果你媳妇明天达到被捐献者的目的那谁来照顾她?你傻不傻?”

    “你才傻逼!”司马龙踢他一脚,“我要你这个兄弟干嘛?”

    “这个时候,我能代替你吗?”阿九就势用手勾住他的脚,司马龙成了“金鸡独立”造型。

    “你放手!”

    “你回答!”

    “我倒数三、二、一,放手――”

    “我倒数四、三、二,回答――”

    “耶――”两人不约而同地互相搡拳、拥抱:“兄弟!兄弟!兄弟!”

    第二天上午,李医师告诉司马龙他与小豆豆的初配成功,现在再做高分辨,高分辨结果相合,就可以进入捐献环节了,令人欣喜的是,三天后高分辨结果出来:司马龙与郑豆豆相合。这时候,李医师正式告诉小豆豆妈妈小豆豆可以进行移植手术了。小豆豆妈妈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热泪涮涮地直流。

    唐诗诗听到这个喜讯,高兴地跳下床,跑到小豆豆面前,搂住她,说:“小豆豆,阿姨祝贺你!”

    小豆豆说:“阿姨,我们等了这么久都没等到,您和司马叔叔一来,这么快就有了……我是托您俩的福,我要谢谢您和司马叔叔!”

    小豆豆妈妈擦干眼泪,笑道:“是啊,你和司马先生真是豆豆的幸运之神!谢谢!谢谢!”

    “应该感谢的是捐献者!”唐诗诗说,“是他(她)终于出现了!”

    小豆豆妈妈说:“我真想现在就见见他(她),可是医院有规定患者与捐献者都是保密的……”

    “这太遗憾了。”

    “不过,等手术以后,我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她),感谢他(她)!”

    站在一旁的李医师感慨万端,欲言又止,悄悄地退出病房,只见司马龙手里拎着一袋水果站在门口,李医师拍拍司马龙的肩膀,疾步而去。

    小豆豆看到司马龙,跑过来,拉住他双手说:“叔叔,叔叔,您真的是金口,您一说我真的可以做手术啦――”

    司马龙抱起小豆豆,说:“祝贺你,等你做完手术,治好病,跟叔叔阿姨一起去江南好好玩玩。”

    “忆江南,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叔叔,我要先去杭州玩!”

    “好就这么说定了――”司马龙说着,走到唐诗诗床前。小豆豆望着唐诗诗突然说:“阿姨,我想我也有金口,愿您明天也可以做手术啦!”

    唐诗诗开心地拍拍小豆豆的脸:“豆豆真懂事,阿姨相信你也有金口……”

    小豆豆妈妈又一次流出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