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眼看书 > 玉霄太子免费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轩辕玉霄、洛一寒、张非墨、宇文纯素他们四个骑着马一起来到了花城。

    花城。此刻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一片花海。

    他们将马系在了某一棵树上,然后他们一路走走停停,目光在悠远的蓝天、绿意叠翠的大地间交替往返,一缕浓浓的馨香由远及近,向他们扑面而来。

    这里蓝天白云,和风暖阳,草长莺飞,莺歌燕舞,桃红柳绿,最先见到的便是那些花,像一望无际的大海一样,看不到边。

    这些花有白色的,粉红色的,绯红色的,绛紫色的……

    这些花有的已经开放了,有的正在开放着,楚楚动人婉若嫣然含笑的女子娇艳可人的柔媚,风里裹着泌人心脾的香。

    这里的天空高远、洁净,片片白云轻轻飘着,像大海浮动的白帆。

    这里的地上长了很多很多绿油油的小草,脚踩在上面软绵绵的,风一吹,花动了,草也动了,好像它们在跳舞一样。

    来这里赏花的人有很多,此时轩辕玉霄、洛一寒、张非墨、宇文纯素他们站成一排,面对着一片花海,闻着花香,欣赏这美丽的风景,突然,张非墨在宇文纯素耳边小声说:“纯素妹妹,你有没有发觉……我二师兄这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看他的表情……好像特别生气一样,我怀疑……他和我大师兄闹翻了。”

    “我也察觉到了,”宇文纯素在张非墨耳边小声说着,“我发现你大师兄时不时的盯着你二师兄看,又不说话,真奇怪?”

    “我觉得他们有话要说,或许是我们在身边……他们不好意思说吧!要不我们去别处玩。”张非墨在宇文纯素耳边说完这句话,然后对轩辕玉霄和洛一寒说:“大师兄,二师兄,我和纯素妹妹去那边采花。”她说着用手指着前方。

    “好,你们小心点,别跑太远了。”轩辕玉霄对她们交代一句。

    张非墨和宇文纯素走后,轩辕玉霄凝视着洛一寒,说:“冰块,你到底怎么了?总是板着一张臭脸,我又哪里招惹你了?你怎么动不动就生气。”

    “你有没有招惹我,你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吗?”洛一寒冷冷地道。

    轩辕玉霄走到洛一寒面前,将双手搭到洛一寒胳膊上,对洛一寒说:“师妹和纯素妹妹都已经成全我们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洛一寒用双手将轩辕玉霄的双手推到一边,生气道:“我说的不是师妹和纯素,我说的是什么,你心知肚明。”

    “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满意?”轩辕玉霄说。

    “我再说一遍,也是最后一遍,”洛一寒严肃道,“我和他之间你只能选一个,如果你选择的是他,你我二人,就此别过吧!”语毕,他转身便要走,轩辕玉霄连忙拉住他,问道:“你这是要走吗?”

    洛一寒将轩辕玉霄的手甩开,接着往来时路上走去,这时轩辕玉霄连忙拦在洛一寒面前,一边退着走路,一边说:“你要去哪?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行了吗?”

    洛一寒一边往前走,一边说:“你说话从来就不算数,我已经被你骗了很多次了,这次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轩辕玉霄一边往后退着走路,一边举起手对天发誓:“这次我对天发誓,要是再骗你,天打五雷轰。”

    这时洛一寒停下了脚步,一本正经地问道:“有些话我想问你,你必须要老实回答我,如果你敢骗我,你就被天打五雷轰。”

    他们的脚下都是小草,这时轩辕玉霄坐到地上,说:“好,你问,我会老实回答你的问题,绝不会欺骗你。”

    这时洛一寒也坐到了地上,然后问道:“你喜欢他吗?”

    轩辕玉霄躺了下来,用双手当枕头,看着蓝天白云,回答着:“本来不喜欢,后来知道他对我是真心的,而且还那么宠爱我,所以我很感动,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

    “那你干嘛还要纠缠我?”洛一寒也躺了下来,用双手当枕头,看着蓝天白云,好像在对蓝天白云说话一样。

    “因为我喜欢你呀!这个问题还用问吗?”轩辕玉霄将脸偏向洛一寒,凝视着洛一寒,好像在用眼神告诉洛一寒“我一直都喜欢你,难道你不知道吗?”

    “你既然喜欢我,又为何要喜欢他呢?你不觉得你太贪心了吗?”洛一寒说,“当初我不喜欢你,你苦苦纠缠着我不放,现在我喜欢你了,你的心里又装着别人,我现在不求别的,只求你能让我走就行了。”语毕,他连忙从地上坐起,打算起身离开这里,这时轩辕玉霄也连忙从地上坐起,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生气道:“你又要去哪?我跟你说假话,你说我骗你,我跟你说实话,你还是不高兴,那你到底要我说什么话?我都快被你折腾死了,我已经很烦了,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折腾我了。”

    洛一寒将轩辕玉霄的手甩开,凶道:“我洛一寒就是一个爱折腾的人,你厌烦我干嘛还要缠着我,他对你那么好,你干嘛不回到他的身边去?跑到我身边来受这个气。”语毕,他起身往来时路上走去,他刚走了几步,轩辕玉霄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凶道:“洛一寒,你折腾来折腾去,不就是想要我离开他嘛!好,我离开他,我彻底离开他。”

    听到这话,洛一寒停下了脚步,这时轩辕玉霄走到洛一寒面前,发现洛一寒眼眶里湿湿的,像是要流泪的样子,然后轩辕玉霄对洛一寒抱歉道:“冰块,对不起,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不该在这个时候向你发脾气,你说得对,我既然喜欢你就不该喜欢别人。”他说到这,又一次举起手对天发誓:“我轩辕玉霄对天发誓,今生今世只喜欢你洛一寒一人,若是我违背誓言,就让我不得好死。”

    这次轩辕玉霄是很严肃、很认真地对天发着毒誓,他发完毒誓后,接着对洛一寒说:“冰块,我现在什么都听你的,你就不要在生气了好不好?”

    “好。”洛一寒淡淡地说。

    听到洛一寒说了一声“好”,轩辕玉霄笑了笑,然后拉着洛一寒走到他们刚才躺下的那里,一起坐了下来,之后轩辕玉霄对洛一寒说:“冰块,我们得罪的可是陛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要不我们归隐山林,隐姓埋名。”洛一寒说着躺了下来,用双手当枕头。

    “万一我们隐姓埋名还是逃不掉呢!”轩辕玉霄看向洛一寒,说了这一句。

    “那你就以死相逼,他那么宠爱你,肯定不忍心看到你死在他面前。”洛一寒说。

    轩辕玉霄摇了摇头,无奈道:“好好好,你是老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对了大哥,我还想问你一件事,你只要回答我-有-,或者-没有-就行了。”洛一寒说。

    “什么事?”轩辕玉霄也躺了下来,用双手当枕头。

    “你和他之间……有?还是没有?”洛一寒吞吞吐吐地问着。

    轩辕玉霄很聪明,一听就知道洛一寒问得是什么,但他实在没办法回答,如果实话实话,洛一寒那么爱吃醋,肯定又要生气了;如果欺骗他的话,可他刚才已经发过毒誓了,不会再欺骗他了,否则就被天打五雷轰,所以他很为难,只能选择不回答,保持沉默。

    轩辕玉霄迟迟没有回答洛一寒的问题,洛一寒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这时洛一寒又坐了起来,打算起身离开,轩辕玉霄连忙跟着后面坐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冰块,你又生气了是不是?你这几日怎么回事呀?怎么动不动就生气?”

    “我没有生气,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去别处走走。”洛一寒推开轩辕玉霄的手,面无表情地说着。

    “那我陪你一起去。”轩辕玉霄连忙道。

    “不必了。”洛一寒冷冷地说完这一句,正要起身,轩辕玉霄又一次抓住他的胳膊,抱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也是受害者呀!那时候我听不见看不见又不说话,他易容成你的模样,我怎么知道那不是你?”他刚说完,洛一寒连忙凶道:“你不是会武功吗?难道你不反抗?”

    “我当然反抗了,但我以为是你,也就没那么拼命反抗了。”轩辕玉霄委屈道。

    “就算是我,你也不能这么随便吧!”洛一寒凶巴巴地说完这一句,就被轩辕玉霄扇了一个耳光。

    轩辕玉霄打完洛一寒之后,愤怒道:“洛一寒,你要是不喜欢我就直接说,用不着一会折腾我一会折腾我。”

    洛一寒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推开轩辕玉霄的手,连忙起身往来时路上走去,打算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人。

    轩辕玉霄看着洛一寒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远,然后他从地上站起来,使劲踩地上的那些花花草草,向那些花花草草撒气,恨不得将它们通通踩死,他踩了一会又跑去追洛一寒了。

    洛一寒这个人冷冰冰的,对什么都很冷淡,他喜欢纯洁的爱情,他不喜欢他的爱情里掺杂着其他人,如果他的爱情里掺杂着其他人,他宁愿不要这份爱情,他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物,只要他决定不要,就不会有任何留恋,可是轩辕玉霄和他不同,轩辕玉霄这个人特别痴情,他要是喜欢上了谁,就是一辈子,即使是他喜欢的人做了伤害他的事,他也可以原谅、包容,从他们的这些优点和缺点上能证明,不是洛一寒离不开轩辕玉霄,而是轩辕玉霄离不开洛一寒,他们的性格相反,在一起会很累,但轩辕玉霄没有任何怨言,他心甘情愿这么累。

    轩辕玉霄又一次跑到洛一寒面前,拉住了他,抱歉道:“冰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你的,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叫我怎么办?我除了和你说对不起,还能怎么办?你告诉我还能怎么办?”

    洛一寒满脸泪水,久久也没有说话,这时轩辕玉霄又说:“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当牛做马,伺候你一辈子,我可是一国太子啊!给你当牛做马,伺候你一辈子,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你是运气最好的一个。”

    轩辕玉霄为了哄洛一寒开心,说了一大堆话,洛一寒搞了半天说了一句:“我肚子饿了,我想吃鱼。”

    “好,我去给你抓鱼,你在这里等我,不许乱跑。”轩辕玉霄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轩辕玉霄走后,洛一寒坐到有草的地上,躺了下来,用双手当枕头,得意道:“轩辕玉霄,是你说给我当牛做马的,那我就整死你,谁让你对不起我在先。”语毕,他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息。

    过了一会,轩辕玉霄手拿一根棍子,棍子上插着一条烤熟的鱼,笑眯眯地走到洛一寒面前。

    此时洛一寒闭着眼睛,正在休息,这时轩辕玉霄坐到洛一寒身旁,将手里的鱼在洛一寒鼻子下面晃了晃。

    洛一寒闻到了鱼香味,睁开了眼睛,然后坐了起来,接住轩辕玉霄手里的棍子,咬了一口鱼又吐了出来,说:“鱼都被你烤糊了,真难吃,我不吃。”他说着将手里的鱼伸到轩辕玉霄面前。

    “难吃???我尝尝看。”轩辕玉霄接住洛一寒手里的鱼,一口咬了下去,嚼了嚼,然后接着说:“这味道还可以啊!没那么难吃呀!”

    “你我口味不同,我说难吃就难吃,你喜欢吃你自己吃呗!”洛一寒冷冷地道。

    听到洛一寒的这番话,轩辕玉霄就已经知道是洛一寒在故意整他了,此刻他心里有些凉凉的感觉,但他还是勉强微笑道:“好好好,你说难吃就难吃,那我再去给你抓一条。”

    “不用了,我现在不想吃鱼,我想吃兔子。”洛一寒说。

    轩辕玉霄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这里哪有什么兔子呀!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怎么,你刚才还说给我当牛做马呢!才一小会就受不了了。”洛一寒不高兴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轩辕玉霄说,“ 那我骑马去。”他话音刚落,洛一寒连忙说:“不许骑马。”

    “好好好,不骑马就不骑马,我走着去行了吧!”轩辕玉霄说完,转身便往前方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冰块啊冰块,你这样整我,不就是想要气死我嘛!气死我你就开心了是不是?我偏不生气,这辈子我缠定你了。”

    他一边走着,一边嘀咕着,突然听到旁边的丛林里有动静,他惊慌道:“什么人?给我出来,别鬼鬼祟祟的。”他话音刚落,一个手持大刀的男人从丛林里走了出来。

    这男人名字叫:情若尘。他是御林军统领。

    轩辕玉霄看到走出来的是情若尘情统领,他吃惊道:“情统领???你怎么在这里???难道是……陛下派你来跟踪我们???”

    “太子殿下,您误会了,陛下没有派臣跟踪你们。”情若尘连忙道。

    “那你来干什么?”轩辕玉霄问道。

    情若尘从身上掏出一封书信,一边往轩辕玉霄面前走去,一边说:“陛下派臣送一封书信给您。”他说到这儿已经走到了轩辕玉霄面前。

    这时轩辕玉霄接住书信,打开一看,信上写着:霄儿,朕首先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你离开的这几日,朕想了一下,觉得朕做的不对,朕虽然喜欢你,但不该控制你的自由,也不该强迫你做不喜欢做的事,更不该用别人的性命来威胁你,朕现在放你自由,你想什么时候回宫都可以,朕知道你喜欢洛一寒,朕从此不会阻止你和洛一寒在一起,也不会强迫你和朕在一起,除非你愿意,另外朕还想说一句,朕对你的爱永远不会变,就让朕独守着这份感情吧!如果洛一寒对你不好,或者欺负你,记得回来找朕,朕依然宠爱你。

    轩辕玉霄看完这封书信后,感动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其实他也想接受陛下对他的这份真诚的爱,可是洛一寒不同意,为了洛一寒,他也只能忍痛割爱了,毕竟他从小时候就喜欢洛一寒了,而对陛下只是亲情,他也是这段日子才知道陛下对他的这份感情,而且陛下对他的感情还是来自陛下对他父皇的感情转变到他身上的,所以他选择洛一寒,即使是在洛一寒身边碰钉子,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情若尘看到轩辕玉霄看完书信后满脸都是泪水,于是便问:“太子殿下,您怎么了?”

    轩辕玉霄擦了擦眼泪,回答道:“没事,你先回去吧!”

    “是。”情若尘应了一声,转身便离开了。

    情若尘走后,轩辕玉霄转身往洛一寒的那个方向走去。

    ——————————————————————————

    此刻洛一寒坐在有草的地上,手上拿着一朵花,对着花嘀咕着:“抓个兔子抓到现在也不回来,八成就是走了,还说什么给我当牛做马,伺候我一辈子?像你这种言而无信的人,说话就等于放屁。”他话音刚落,就从他后面传来一声:“谁说我说话是放屁?我说给你当牛做马就给你当牛做马。”他说完这句话已经走到了洛一寒身旁。

    洛一寒抬头一看,发现轩辕玉霄手里拿的是花,而不是兔子,他问道:“我让你抓得兔子呢?”

    “这里只有花花草草,根本没有兔子,你让我上哪去抓呀!”轩辕玉霄说,“不过……我采了很多花送给你。”他说着将手上的花伸向洛一寒。

    “我又不喜欢花。”洛一寒不高兴道。

    轩辕玉霄坐到洛一寒身旁,说:“你不喜欢花那你手上干嘛还拿着一朵花,冰块,你就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嘴上说不喜欢我,心里却是喜欢我的,表面上赶我走,心里根本舍不得我走,对不对?”

    洛一寒被轩辕玉霄看穿了心思,久久都没有吭声,这时轩辕玉霄又说:“怎么不说话了?被我猜中了对不对?还好我了解你,要换成别人,早就被你赶走了。”

    “你不走那是因为你脸皮厚。”洛一寒说。

    “是是是,我脸皮厚,所以才会赖上你,”轩辕玉霄说,“那这些花你要不要?不要我扔了。”他说着举起手里的花准备扔,这时洛一寒连忙将那些花夺了过来,说:“谁说我不要了?”

    轩辕玉霄笑了笑,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

    “你笑什么笑?我要的是花又不是你。”洛一寒说。

    这时轩辕玉霄从身上掏出那封书信,递到洛一寒面前,洛一寒疑惑道:“这是什么?”

    “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轩辕玉霄微笑道。

    洛一寒将手里的花放到一边,然后接住书信,打开看了看,看完后,他心里很高兴,但嘴上却说:“不就是陛下写给你的书信嘛!有什么好看的。”他说着将书信往轩辕玉霄怀里一塞。

    轩辕玉霄连忙接住书信,疑惑道:“你看了没有啊?”

    “看了呀!”洛一寒说。

    “那你怎么还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轩辕玉霄说,“陛下他已经放弃我了,难道你不开心吗?”

    “你是不是不识字???陛下压根没说过放弃你,他说他要一个人独守着这份感情,还说如果我对你不好,或者欺负你,让你回去找他,他依然宠爱你,”洛一寒生气道,“这些肉麻的话,你还好意思给我看,你信不信我也去找一个爱我……”他的话还没说完,轩辕玉霄连忙推倒他,趴到他身上。

    洛一寒吓得连忙推开轩辕玉霄,惊慌道:“你干什么?这里是外面,你可别乱来。”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跟你说,这封书信你看得是后面,前面你根本没看。”轩辕玉霄说。

    这封书信其实洛一寒全部看了,但他故意不说重要的,竟说一些次要的。

    这时轩辕玉霄又说:“我还是读给你听吧!免得你又生闷气。”他说到这将书信拿在手里,然后照着读:“霄儿,朕首先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你离开的这几日,朕想了一下,觉得朕做的不对,朕虽然喜欢你,但不该控制你的自由,也不该强迫你做不喜欢做的事,更不该用别人的性命来威胁你,朕现在放你自由,你想什么时候回宫都可以,朕知道你喜欢洛一寒,朕从此不会阻止你和洛一寒在一起,也不会强迫你和朕在一起……”他读到这儿停了下来。

    这时洛一寒故意问道:“后面怎么不读了?”

    “后面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放我自由了,我想什么时候回宫都可以,他从此不会阻止我和你在一起了,也不会强迫我和他在一起了,”轩辕玉霄说,“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接受他,他不会勉强我的,你那么爱吃醋,这下不用吃醋了。”

    “谁说我爱吃醋了。”洛一寒说着将身子侧躺到草地上。

    “好好好,你不爱吃醋,我爱吃醋行了吧!”轩辕玉霄说着将书信塞到衣服里,然后也将身子侧躺到草地上。

    “对了大哥,师妹和纯素妹妹她们去哪了?”洛一寒问道。

    “她们认识了几个新朋友,正聊的开心呢!”轩辕玉霄说完过了一会,又说:“对了冰块,你还没有亲口跟我说过你喜欢我呢!”

    “我……我……喜……喜……欢……你。”洛一寒结结巴巴了半天才说出这几个字,而且声音特别小,轩辕玉霄压根就没听见。

    “我没听见,你再说一遍。”轩辕玉霄说。

    “你耳朵不会又聋了吧?”明明就是洛一寒自己声音说得太小,可洛一寒却故意说是轩辕玉霄耳朵不好。

    这时轩辕玉霄心里有些难过,然后说:“算了算了,从你嘴里说出这四个字简直比登天还难,只要我懂你就行了。”

    洛一寒感觉轩辕玉霄有些难过,于是便说:“大哥,我喜欢你。”这次他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轩辕玉霄听后,微微一笑,然后说:“冰块,我喜欢你。”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躺在草地上,对视对方,露出了笑容。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