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躺在床上,他的身上盖着雪白的被子,正衬得他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我问站在一旁服侍着的宫人:“宫主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他昏过去之前,可曾有见过什么人或看过什么东西?”

    中年男人单膝跪地,他低下头,不看我的脸,说:“少主,宫主昏迷之前一直呆在书房里面看书,并且命令我们不许踏进书房一步,宫主说的话我们不敢不听啊,直到我听到书房里面传来了瓷杯摔碎的声音,我在外面喊了一下宫主,可是他没有应我,我跟其他人觉得很不对劲,就打开了书房门,走了进去,宫主那时翻着白眼,口吐白沫,我现在已经命人去查宫主喝过的茶水了,刘堂主正监督着杨医生,让他尽快查出茶水中是否有毒。”

    到底是什么人?是什么人会对我父亲下毒?

    我冷下语气对他说:“都这么久了,杨医生为什么还没有查出来?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办事的速度这么慢!像这种人还要留在这里做什么!”

    跪在我脚旁的宫人,听到我这样说之后,他抖了一下身子,颤抖着嗓音说:“少主您没有赶到之前,杨医生已经为宫主查看过了,宫主只是陷入短暂性的昏迷,并没有什么大碍,不会威胁到他的生命……”

    我从椅子上站起身,看着他的头顶,大声说道:“你以为我是好糊弄的吗?如果宫主没有中毒的话,为什么杨医生现在还在查那摊茶水是否有毒?他分明就是没办法百分之百地保证宫主并没有中毒!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让所有人都不许踏进这个房间一步!”

    他把腰弯得更低的,在地上叩了个头之后,才转身以最快的速度走了出去。

    我实在是被这些没用的废物给气到了,属于父亲的财产虽然不算少,可是我也不希望用这些金钱来养这些废物。

    我又坐回木椅上,看着父亲那变得有些青紫的脸,我喊了一声:“父亲。”

    诺大的房间里面没有人回应我,我能听到父亲那微弱的呼吸声,我突然间很害怕他就会这样死去。

    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木椅上坐了多久,直到我走出房门之后,就看见乔楼主站在房门旁边。

    她跟小花一点也不像,我觉得小花要比她好看许多。

    她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少主,宫主他怎么样了?我听宫人说,你不准任何人走进房间,我就在门外等着。”

    我实在没心情笑出来,长时间没有喝过一口水,让我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杨医生刚才说,我父亲只是昏迷过去,应该不会威胁到他的性命,杨医生已经在查那摊茶水了,只是我等了蛮久的,都不见有人过来禀报。”

    乔楼主点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杨医生这么厉害,一定能把宫主的身体调理好……我刚从天明净瓶那边赶过来,我现在已经把他们两个关在了一处,少主,你需不需要查看他们现在的情况?”

    我没心情再去管林雪跟柳如熙的事情,就对她说:“我现在还不想看他们两个,过几天再说吧,我很累了。”

    乔楼主应该已经看出我想回房休息的心思,可是她跟着我走了几步之后,对我说:“少主,我知道你现在很累了,可是有些话我必须得跟你说,我让柳如熙斩断了他的手指之后,血灵珠就出现了,它把柳如熙的手指修复如初,并且还吸食柳如熙的血液,这能说明柳如熙是处子,血灵珠只会为它的主人治病,讲要让宫主成为血灵珠的主人,就必须找到记载血灵术的那本书,然后让柳如熙学会血灵术,将血灵珠变成宫主的东西。”

    我点点头,忍着头痛望向乔楼主说:“我听说血灵术极其邪门,宫里只有父亲知道血灵术的操作方法,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血灵术,我这段时间一直查血灵珠的事情,自然也就只到了血灵术,可是我上次问过父亲血灵术的事,他却对我闭口不谈,他只跟我说,等我找到了血灵珠,再去问他血灵术的事情,乔楼主,我父亲以前就没有跟你说过血灵术的事情吗?”

    乔楼主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很无奈的说:“他没有跟我提起过血灵术,宫里有权力知道血灵术的人,一般只有银狼宫的历代宫主,我曾经怀疑过血灵术其实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术法,所以宫主才没有将血灵术详细地跟你说清楚,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不会害你,也更加不想让你提前知道那些,他不希望你知道的事情。”

    我想了想之后,对乔楼主说:“我父亲以前非常想到那间书房里面呆着,我怀疑记载血灵术的那本书就放在书房里面,想休息一下,明天再过去查看,乔楼主现在不早了,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她点点头,弯下腰对我说:“少主,请你保重好身体,早些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书房那边已经有人看守着了,不会有人进去的。”

    我应了一声,扭头就朝房间的方向走去,我跟父亲住在同一层,这一层只有三个房间,一个房间是父亲的,另一个房间是我的,还有一个曾经是爷爷的。

    爷爷的房间我有很多年都没有走进去过了,本来按照规矩,父亲在坐上宫主的位置之后,必须得要住进爷爷的房间,可是他并没有按照宫中的规定,而是选择在现在这个房间住下。

    这一层虽然只有三个房间,可是面积也不算小。

    我真的觉得很累,简单地洗漱之后,我就躺在了床上。

    身体累极了,可是我却没办法用很短的时间就进入梦乡,我想起了,暗卫柳如熙跟林雪带回来这里的那一天。

    那是一个没有阳光的凌晨,我睡不着,就坐在藤椅上面喝花茶,宫人向我禀报,人已经带回来了,我放下玻璃杯,站起身就朝宫人说的方向走去。

    父亲安排在我身边的暗卫,并没有让我失望,他们办起事来十分利落,而且也很让我放心。

    暗卫把两个长形的黑袋子解开,然后露出里面的人来,那是林雪跟柳如熙,他们的头发都显得有些凌乱。

    我对宫人说:“男的就先把他绑在椅子上,带子都要选用我父亲放在紫木柜里的那条,木椅就用我爷爷房里的那张,我说的是最特别的那一张,弄好之后把他弄到绿云间,女的直接把她放进天明净瓶里。”

    三个白衣宫人在我的面前单膝跪下,齐声说:“是,少主,属下遵命。”

    我看着这三个人,乌黑的头发微微有些出神。

    就算柳如熙跟林雪会隐身咒,可是我派过去的暗卫也能轻而易举的知道他们每天都做了些什么,他们使用引路灯的时候,却没办法发现自己的身旁跟着我派过去的暗卫。

    我觉得柳如熙应该是真的没有见过血灵珠,可是既然那个人已经说了,血灵珠就在他的手上,那么就不会有错。

    那个人说的话一向很准,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预言家了。

    宫人把那两个人安排好之后,我就召见了乔楼主,我跟她简单的说了一下如何处理那两个人之后,她很快就离开了。

    因为这件事,关于到血灵珠,我觉得还是找那些跟我父亲有血缘关系的人来处理比较好。

    还没等我询问乔楼主那边的情况,宫人就向我禀告了父亲突然间晕倒的消息。

    父亲的身体变好了许多,不再咳血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在这个结骨眼上居然会晕倒。

    宫人在我耳旁说了一些话,可是我都没有心思去听,我只想快点去看看我的父亲,去看看他现在还有没有呼吸。

    等我赶到父亲的房间之后,杨医生刚刚从房间离开。

    人总会死的,即使我并不是一个普通人,我也知道总有一天我会跟一个普通人一样死掉。

    但我不希望看到的是父亲跟我都像爷爷一样惨死。

    只要我一想到爷爷惨死了那个模样,我就很想破解掉那个诅咒。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早上六点钟,我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之后我就来到了父亲的房间门口。

    门旁边站着好几个宫人,他们弯下腰,朝我鞠躬,叫我少主。

    我的心情变得非常沉重,以至于我根本就不想去理会这些宫人。

    我知道父亲真的是等不下去了,我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必须去到他的书房里面,找到那本记载有血灵术的书。

    我并没有推开房门,走进去看父亲,而是转身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书房在四层,银狼宫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它处处都透着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它见证了每一代宫主的出生,成长和死亡。

    我看着自己脚下的黑色瓷砖,莫名的就感觉到了一股阴气从我的脚底袭了上来。

    很快我就来到了四层,我推开深棕色的门,不理会那些还站在外面的宫人,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