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快眼看书 > 总裁宠妻套路深免费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二章 怎么说都是错

第四百零二章 怎么说都是错

    “好像……是有吧。”向柚柚吞吞吐吐道,她不想说的,但是穆羽催问的紧,撒谎似乎也行不通。

    因为这事儿本来就是呼之欲出的,很快就会摆到桌面上的。

    白墨虽然现在是瞒着,但是过些天的婚礼上,何小蕾就会出现了,这层纸也包不了多久了。

    而且向柚柚听白墨说过,其实白衍浩已经知道何小蕾的存在了,只不过不清楚为什么没有跟穆果讲,如果他讲了,这事儿早就瞒不住了。

    “这孩子,交了女朋友是好事,不知道有什么好隐瞒的,也不带来给我瞧瞧。”虽然向柚柚没有确切的说,但是穆羽从她的语气中也分辨出十之八九了。

    再说了,空穴不来风,既然穆果跟她说起这事儿了,估计是有影子的事儿。

    “小墨最近挺忙的,可能还没顾上吧。”怕穆羽不高兴,以为白墨不重视她,向柚柚替白墨解释道。

    穆羽一笑,“得了,不急在一时,都没带给他妈妈见呢,我急个什么劲儿。”

    若论先来后到,也应该是先见父母,反正穆果也没见着呢,她也不算亏的慌。

    这时,萧穆春开口问道,“小墨明天来吗?”

    “不知道,听你姨妈说啊,这两天都没联系上呢。”穆羽摇摇头,“你姨夫都气的不得了,说他心里都没有家了,明天在他们面前,你可别提这茬。”

    “知道了。”萧穆春淡淡的应了。

    白衍浩的脾气他知道,老妈又特意叮嘱了,他自然不会乱说话。

    这白墨也确实大胆,过年都联系不上,工作重要,但是也不能忘了家里那头容易暴怒的狮子啊。

    想了想,又交待向柚柚,“明天在姨夫,姨妈面前,你可别提白墨。”

    “那他们要主动问我怎么办?”向柚柚为难的问道。

    她才不会没事找事的去提呢,可怕就怕在如果是他们提呢。

    就像穆羽似的,如果来问她,她怎么说,回答还是不回答,怎么回答,好难哦。

    知道的事儿多了真不行,说个话都得三思而后行。

    萧穆春凑过来,低声道,“实在不行的话,你就装吐。”

    他觉得这招挺好的,就算姨妈再想问,总不能逼问一个要吐的孕妇吧。

    向柚柚看了他半天。

    想说他这是馊主意,也不能一直躲在洗手间装吐吧?

    但是似乎也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关键时候,可能真得用这招了。

    “妈,您去歇会儿吧,今天您太累了。“向柚柚由衷道。

    从客人来,穆羽就在忙,一直等到客人都告辞离开,还要看着佣人收拾,虽然不用自己动手,但是一直张罗这张罗那的,很费精神,一定特别累了。

    看到向柚柚这么关心她,穆羽有些欣慰,伸了个懒腰道,“确实是有点累了,我先去休息下。“

    昨天她比向柚柚睡的还晚,因为一直在想着今天的菜单等问题,虽然早就定好了的,但是总想着更完美一些。

    当家主母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啊。

    早上又起的早,还要一直打着精神招待客人,现在还真觉得乏了。

    穆羽去休息了,就剩下萧穆春和向柚柚。

    两个人没事做,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

    不过基本是向柚柚在吃,萧穆春似乎对零食这东西不感冒。

    向柚柚先是试探的吃了点,看到萧穆春没说什么,越发大胆,直接抱了零食碟子在怀里。

    吃了会儿,她自己心虚了,主动问道,“你怎么不阻止我?”

    “阻止你什么?”萧穆春一脸茫然。

    向柚柚把零食碟子放他面前,“我吃零食了。”

    怀孕后,萧穆春就不许她吃垃圾食品了。

    现在竟然这么淡定呢。

    她都提醒了,还无动于衷的。

    “哦,”萧穆春淡淡的,“你说这个啊,这是我妈特意叫人手工做的,无添加的健康食品,所以你可以吃。”

    向柚柚无语。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不阻止她。

    “那你不早说。”她皱着眉头,不高兴道。

    害的她心虚的不行。

    “我又没说不让你吃。”萧穆春表示很无辜。

    怎么什么都赖他啊。

    “你没说不让我吃,但是你也没说我可以吃。”向柚柚较真道。

    萧穆春看看她,“我没说,你不也吃了。”

    吃都吃了,还用说吗?

    向柚柚赌气不理他。

    吃了会儿,觉得渴,横他一眼,“我要喝水。”

    “等着。”

    萧穆春应了,然后颠颠的倒了水来,试了下水温才递给她,向柚柚咕噜噜喝完了,

    “不吃了?”他问。

    向柚柚摇摇头。

    有时候就是这样,越被禁止的事越想做。

    其实真放开了让吃,反倒也吃不了多少了。

    而且还有点想吐的感觉呢。

    “我有点想吐。”她苦着脸,看萧穆春。

    这些天不想吐了,突然又想吐了,吓人啊,她可不愿意再经历孕吐的难受了。

    “怎么了,是不是吃的不对?”萧穆春紧张道。

    “我不知道。”向柚柚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她想了想道,“都怪你,刚才说让我明天装吐,现在不用装了,真的想要吐。”

    萧穆春:“……”

    跟女人,没理可讲,跟孕妇更没理可讲啊。

    什么都能赖到他头上,什么都是他的错啊,呼吸都是错啊。

    可是偏偏还不能跟她计较。

    何况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

    他也挺担心的。

    “咱们去医院?或者叫医生过来?”萧穆春有点手足无措了。

    虽然对于孕妇来说,想要吐似乎挺正常的,但是之前都过了孕吐期了啊。

    突然又想吐了呢,就怕是吃的东西不对头。

    “不用不用。”向柚柚摇头,大过年的她不想去什么医院,医生估计都过年去了。

    就算是自己家开的医院,也不愿意那么兴师动众的。

    只不过是有点想吐而已,把人家医生叫过来一趟,耽误别人团圆。

    所以向柚柚不同意。

    她反对去医院,也不同意叫医生来,萧穆春又不放心,于是道,“要不然我去叫妈来,她毕竟比咱们有经验。”

    “别惊动妈了,她刚去休息一下。”向柚柚依然摇头,“我没什么事儿,就是有点想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去躺一会儿看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吃太多零食的原因,再健康的零食也是零食,或许是不好消化或者怎么的。

    萧穆春带她回房间休息,刚进房间,向柚柚就冲去洗手间吐了,惊的他赶紧问长问短,拿漱口水的伺候着。

    “没事,我躺一会儿。”向柚柚漱了口,洗了把脸,径自躺在了床上。

    萧穆春胆战心惊的一直守着,直到她说舒服点了,不怎么想吐了,他这才放心了点。

    “我觉得我以后还是不要吃零食了。”向柚柚躺在那儿哼哼唧唧,抱怨着,“我觉得有可能是零食惹的祸。”

    因为刚才吐过以后,觉得胃里舒服多了。

    “你看吧,我怎么说来着,一定要忌口,不要乱吃东西,你不听话,不舒服了吧。”萧穆春拿手指梳理着她额前的头发,柔声道。

    又不舍得骂她,也只有这么委婉的再给她划下重点了。

    至于她能不能听,记不记得住,就没准了。

    “恩,”向柚柚委屈的很,“我刚才吃的时候,你又不阻止我,你如果阻止我了,我就不吃了,就不会不舒服了。”

    萧穆春顿时一头黑线。

    这什么逻辑啊。

    要吃的时候,怪他不告诉她可以吃。

    吃了不舒服了,又怨他不阻止她吃。

    到底要他怎么做……

    这逻辑已经把萧穆春给绕晕了。

    可是看她可怜兮兮的,萧穆春又心疼,既然她要赖他,那就把错揽头上吧,还能怎么办。

    老婆开心就好。

    只要向柚柚高兴,什么他都可以包揽过来。

    于是,萧穆春很狗腿的承认错误。

    “好好好,怪我怪我,全都怪我,我应该阻止你的,是我没负好责任……”

    向柚柚都被他的态度整的没话说了。

    人家都把错误承认到这份上了,也不能揪住人家不放是吧。

    她点点头,“以后你监督着我啊。”

    什么健康食品啊,看来只要是零食都没什么好处的,不然也不会吃了就立马不舒服了。

    所以今后确实要格外注意,否则难受了也没人代替啊。

    贪嘴的下场简直太难了。

    吃了的都要吐出来。

    “放心,监督,我一定监督。”萧穆春答应的好好。

    心道,怎么监督,什么时候该监督,什么时候不该监督,他都没有把握啊。

    因为这取决于向柚柚是否愿意让他监督啊。

    该监督的时候没监督是错,不该监督的时候监督了更是错。

    “我还想睡。”向柚柚迷蒙着眼睛。

    明明之前睡过午觉了,现在又眼皮沉重,想要找周公。

    也不知道是不是吐过之后,人比较疲倦的缘故。

    “想睡就睡,”萧穆春给她把被子盖好,“放心,你好好休息,我就在这儿陪你。”

    有个温暖的人在旁边,向柚柚无比踏实与安心,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还做了个开心的梦。

    在梦里都笑出声了。

    只可惜等醒来以后,做的什么梦已经给忘了。

    不过倒是舒服多了,没有想吐的感觉了,眼皮也不沉重了。

    向柚柚现在真得特别佩服那些怀孕还坚持上班,回家依然做饭做家务的女人,也不知道是人家体质特别强,还是没有什么孕反应。

    她这什么都不做,都整天觉得昏头昏脑,困倦的不行。